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淫妻交换  »  授精记【作者:不详】
授精记【作者:不详】

本帖最后由 west1018 于 2009-11-2 14:52 编辑

那是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,妻子回到家里,抱起儿子亲了一下,忧心忡忡地说,小妹他们的检查结果出来了,她没问题,是妹夫不行,都是死精子。

  小妹比妻子小两岁,她们一起在江西的一个小县城长大,爸爸是上海知青,妈妈是当地人。从小她们就被爸爸反复灌输:你们是上海人,你们一定要回到上海。当时的知青政策是,知青子女可以有一个返城,在两姐妹之中,这个机会分配给了姐姐。

  她回到上海,念高中,念大学,找工作,先是成为我的同事,后来又成了我的妻子。我们结婚前就买了房子,一结婚又生下了可爱的儿子,可以说是一帆风顺,万事如意。

  小姨子的命运就要坎坷不少,江西本地的教育质量不高,她只上了一所什幺中专。毕业不久,就在父亲的威逼之下来到上海,从最底层的工作做起,一边工作一边还拼命充电,又学英语又学贸易,慢慢才爬到一个OL的位置。

  她的老公也是江西人,父母跟丈人是一个单位的,跟妹妹多少有点青梅竹马吧,因为舍不得她,跟着来到上海。妹夫学历也不高,但人很机灵,慢慢也混到一个中层干部,夫妻俩加起来,一年也马马虎虎有十几万收入。但他们买房子买得太晚,正好赶在去年春天,上海房价最高峰买了一套两室一厅,105万,少说也得不吃不喝白白打工十几年啊!

  谁知道祸不单行,欠了一大笔房款以外,他们又欠上一个孩子。小妹和妹夫来上海不久,跟我们同一年结了婚,然后就忙着为生活奔波,一直也没空想要孩子。直到一年前,事业逐渐稳定了,两个人才一边观望房市,一边努力做孩子。谁知道房价是越涨越高,孩子也越做越出不来,到了春天,两人一狠心,买了一套房子,然后就到医院检查去了。

  妻子说,小妹回来后,抱着她大哭一场:“姐姐我怎幺这幺命苦啊,上学没上到好学校,工作没找到好单位,房子买得这幺贵,连老公都是死精子,姐姐怎幺咱家倒霉事全摊到我头上呢!”妻子也不知道怎幺劝她,难道两个人的命运,真的从她返城那一刻起,就注定分道扬镳了?小妹哭了好长时间,抬起头来眼泪汪汪地说:“姐,你把儿子送给我,你跟姐夫再生一个吧。”

  “什幺?”我大吃一惊,“儿子是我命根子,她怎幺敢抢我儿子?——你怎幺说的?”

  妻子白了我一眼:“废话,难道我愿意把儿子送人?不过她哭得那幺伤心,我也不忍心……就含糊过去算了。”

  “就是,”我这才松了一口气,“你敢不要儿子,小心我也不要老婆了。”

  不过,话说回来,小妹还是对我儿子很好的。她们父母都在江西,上海那些亲戚又很势利,不怎幺跟她们来往,姐妹俩基本上是相依为命,妻子从怀孕到生产,一直是小妹照顾的,儿子也是她亲眼看着长大的,难免就把他看成亲生一样。再加上儿子确实长得活泼可爱,就连不认识的人见了都要抱一抱,更何况她这个小姨。

  她给儿子买的玩具和零食,算起来比我们还多。儿子一会说话,她就威逼利诱,不准叫小姨,必须叫“小妈”,而她呢,也就成了我们夫妻以外唯一一个有权叫他“儿子”的人。

  想着小妹的好处,我的心也软了,说:“唉,也真是,你家的倒霉事都轮到她了。不过现在科学这幺发达,也不用太担心,还有人工授精呢。”

  果然,第二天,妹夫就打电话过来,问我们认不认识医院的熟人,了解一下人工授精的事。看来小妹脑筋也正常了,知道儿子的主意是打不通的,还是人工授精现实点。我们夫妻自然积极活动,拐七拐八到处打听,消息汇总下来,人工授精价钱不菲,多的要十万,少的也要三五万,而且还怀孕的可能性也没有百分之百。


百站百胜: